关于我国水利体制改革的思考

行业资讯

zixun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 > 正文

关于我国水利体制改革的思考

山东茂隆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2020-11-19 1546


“水利体制改革”,难!我国地大物博,大江、大河、大湖,比比皆是:灌区、水库、塘坝,星罗棋布。怎么改?还真有点“剪不断,理还乱”的劲儿,关键是要寻找改革的突破口。

  变“大锅水”为“商品水”

  前不久,记者辗转江苏里下河地区采访。说起三河闸的管理状况,一位工程师面露难色———管理处百十号职工,现在吃饭都吃不饱,“一方面,蓄水成本逐年增加, 吃饭人数逐年增多,而国家水利资金有限,水价极低,坐吃山空。另一方面,管理上缺乏水商品意识,遇到浇灌时节,政府通知放水我们就放水;放多少,怎么放, 很少考虑。两面夹击,日子难过呀!”

  由于是“大锅水”而不是“商品水”,水毁工程在全国相当普遍。记者今年回安徽老家探亲,儿时钓鱼、嬉戏的深沟早已淤塞;昔日水流潺潺、纵横阡陌的渠道杳如黄鹤。

  水利部计规司司长陈雷分析,由于农村水利体制改革滞后于农村经济体制改革,一部分水利工程设施处于建、管、用相脱节,有人用、无人管或乡、村“松散”管理的 状况,水利工程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,水利资产或闲置或流失,工程老化失修和效益衰减的问题十分突出。必须变“大锅水”为“商品水”,才能“以水养水”!

  “以水养水”,就是通过管理体制的改革,把水推向市场。通过市场养水,壮水,造福于民。“以水养水”遇到的首要问题,是观念。

  河南省方城县副县长李守强说到这个问题时,态度严肃。前年,他在农村调研时,遇到一个农民讲:“水库是俺爹修的,水是天上下的,渠道占了俺的地,水费我不应该交。”

  应该说,李副县长遇到的这种情况在全国有相当的普遍性。改革的困难,不仅来自用水者,还来自水利部门。记者走访过安徽、江苏等地一些灌区及具体的渠、闸管理处。大大小小的负责人一见记者,大叹苦经。可事实上,他们却手捧金子一般的“水”等饭吃……

  大处着眼,小处落笔

  “以水养水”,要有措施。要大处着眼,小处落笔。水改,工程浩大,头绪繁多,从水利设施管理体制和经营机制改革的角度切入,体现了改革的循序渐进。

  我国水利工程,多数由国家和集体投资、群众投劳兴建,随着农村生产关系的变革和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行,农业生产由集体经营转变为家庭经营,原来属于国家、集体所有的水利工程管理的难度,制约了工程效益的发挥。水改,就从这里入手。

  河北省元氏县晏庄村处于太行山山前平原极度贫水区,1985年以来,由于持续干旱,浅层水枯竭,机井大部分报废,全村近2000亩土地因缺水而变成“望天 收”。专家考察后断言,解决该区水源的根本办法只有打深井,但该地深水层在300米以下,成一眼井少则30万元。这对一个集体收入年仅1.05万元,农民 收入人均不足1000元的村来说,不啻天大的困难!1996年4月,村支部书记齐胜川站出来牵头,联户以股份合作制形式筹建深井工程,不久,国家的一部分 投资也进入了这个公司,工程有效浇灌面积达到1500亩,并实现了喷灌。

  如今,晏庄股份制供水工程成了“国家—集体—个人”联合型股份制供水工程。供水的公司化运作,国家受益,集体受益,农民也受益。

  不仅河北省在探索水利工程的改革,而且黑龙江、山东、河南等省在水利工程产权制度改革方面也进行了积极的探索。通过“拍卖、租赁、承包、股份制及股份合作制”等方式,明确所有权、拍卖使用权、放开建设权、搞活经营权,盘活了存量资产,调动了工程所有者的积极性。

  “农民用水者协会”,水改的新衣

  相伴着水改的脚步,1999年河南省南阳市鸭河口灌区的农村大地上,冒出了“农民用水者协会”。呼啦啦,灌区一共冒出了14个农民用水者协会,选举产生用水户代表309名,他们代表灌区44612户用水户,灌区用水户成为灌区田间水利工程设施管理的真正主人。

  “农 民用水者协会”的成立,是鸭河口灌区管理局精心策划的结果。他们对灌区内水利设施配套比较齐全,村级领导班子健全,发

复合土工膜是在薄膜的一侧或两侧经过烘箱远红外加热,把土工布和土工膜经导辊压到一起形成复合土工膜。随着生产工艺的提高,还有一种流延法做复合土工膜的工艺。其形式有一布一膜、二布一膜、两膜一布等。土工布作为土工膜的保护层,使保护防渗层不受损坏。为减少紫外线照射,增加抗老化性能,最好采用埋入法铺设。施工中,首先要用料径较小的砂土或粘土找平基面,然后再铺设土工膜。土工膜不要绷得太紧,两端埋入土体部分呈波纹状,最后在所铺的土工膜上用细砂或粘土铺一层10cm左右过渡层。砌上20-30cm块石(或砼预制块)作防冲保护层。施工时,应尽力避免石块直接砸在土工膜上,最好是边铺膜边进行保护层的施工。复合土工膜与周边结构物连接应采用膨胀螺栓和钢板压条锚固,连接部位要涂刷乳化沥青(厚2mm)粘接,以防该处发生渗漏。

展水利信心足的地方,把支渠以下田间 管理工程的经营权、管理权完全交给用水户,实行民主选举、民主决策、民主监督、独立核算。协会作为社团组织由民政部门登记注册,具有法人资格。

  新变化出现了。改制前,“一年建,二年毁,三年浇地不通水”的状况不见了,农民把水利工程当作自己的财富,精心管护,工程完好率由原来的85%上升到 97%。过去是农民用水,政府报水,管理单位放水,而灌溉无人管,秩序混乱,强水霸水,时有发生。现在,“上游咽,下游涸”的局面不见了。农民用水开始自 己申请水票,持水票抽水。农民满意地说,“协会好,协会好,有了协会有水浇,庄稼丰收不愁了。”

  其实,改革带来的新变化又岂止发生在鸭河口灌区呢?实施水改的地区,都出现了新的面貌……

  水改,改变了人们的水观念;水改,改出了水利的效益;水改,改出了农民的节水意识;水改,还改出了农民的增收。


留电免费咨询 [5分钟内回电]